当晚没太阳

彩虹城的某一夜

#文笔极差,错别字贼多,基本小学生水平。
#没啥剧情,就是半夜睡不着觉的随手摸鱼。
#对,就是半夜摸个爽!
#诸君,我喜欢疯狗!
——————————————

    彩虹城。
 
    斯布雷斯已经很久没有回来过了,当然,时间对于他来说已经算不上什么非常珍贵的东西了。

    阴影的事务卢克打理的井井有条,可以独当一面的学生也不像最开始那样捉襟见肘。

     于是他有大把大把的时间窝在他的高塔里,几天也不见得下来走一圈。

     十足的老头子的生活。虽然他从不认为他已经老了。

     就好像他从不认为自己的火狼其实是厨房的看门狗。

     他熟练地绕过层层灌木和花坛,巨大的雕像完全呈现在他眼前。

     是前会长雅戈·贝尔的纪念雕像。斯布雷斯的挚友,去世已久的挚友。

     这雕像竖在这儿起码有十年,或者二十年?斯布雷斯记不清楚,时间在他这种人这儿没什么意义。

     反正这雕像仍然像当初那样洁白,没有发黄,更没有乱七八糟的鸟在他头上筑窝。

     “法师协会那帮还是有两下子的。”斯布雷斯这样评价道,他看不出雕像上到底恒定的是什么法术,他算是个门外汉,当然除了元素魔法,更准确来说是火魔法。

     他还记得雅戈是怎么笑着说法师协会一定会立一个雕像,一个巨大的,白色的,与他一模一样的雕像。

     他是躺在床上笑着说的。

     反正斯布雷斯异常不耐烦,看见雅戈那样笑着,突然无名火起。

     “你要是不喜欢,他们立一次,我烧一次,嘁……”

      雅戈却只是笑着开口说,“雕像也挺不错的,好歹你纪念我也多了个去处,哈哈,说不定还会有鸟在我头上做个窝呢。”

     “呸!谁会纪念你!”或许是雅戈那种无所谓的淡然态度激怒了他,他分不清当时的恼怒下隐藏着什么。

     最最该死的是,他离开雅戈家时居然发现艾梅达尔正站在门外准备推门的样子,倒霉透顶,遇见艾梅达尔从来没什么好事。

     果然,那次是他见雅戈的最后一面,虽然他早有预感。

     周围一片寂静,夜幕早已降临,只有面前的洁白雕像反射着柔和月光。

     斯布雷斯一时间竟不知道自己过来干什么。

     从前总是雅戈在他耳边唠唠叨叨的,净是一些琐事,他总不耐烦地应着,他从未想过情况会有反转的这一天。

     静默好一会,斯布雷斯才开口,也不过是些小事罢了,反正四周也无人。

     关于艾梅达尔写的愚蠢的新诗;关于帕尔卡的健康,哦,大少爷从不让人省心;关于希德的小发明如何受人欢迎;关于雅戈给他安排的骨头架子到底有多烦人……

     关于卢克……

     斯布雷斯现在总是把卢克看出年轻时候的雅戈,无论是那头棕色的卷发还是面对他时脸上无奈的微笑。

    有时候卢克来找他,恍惚之间他总觉得那是雅戈来通知他明天老师的测验……

     老鬼在不在了,雅戈也不在了,那座被作为法师塔的城堡都已经被折腾塌了。

     还有些其他的老同学什么的,斯布雷斯想到什么说什么,在雅戈面前,他从来用不着去考虑、去顾忌什么。

     “哦,我这次来,是因为……”

     是因为赛丽的葬礼。

     但斯布雷斯没有说出来,关于赛丽的事是他对雅戈为数不多的隐瞒。

     年轻时候,他曾经愤怒地一把火烧光那倒霉男爵的城堡,叫他再也不敢妄图染指赛丽。

     他做的很巧妙,不过是颗随风落在窗帘上的小火星,斯布雷斯有把握谁都查不出原因。

     斯布雷斯很小心地隐藏着自己,对于赛丽他一向如此。

     但却瞒不过雅戈,第二天雅戈就找到了他,脸上是他熟悉的无奈的微笑,每次雅戈为他闯的祸埋单的时候,他准会看见。

     “别在意,大法师就要闯大祸嘛。”

     但那笑容仍叫他坐立不安,若是平时他早就不忿地说出缘由,但那次不一样,下意识的,他对所有人隐瞒了赛丽,甚至包括雅戈。

     雅戈见他沉默扭过头,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再也没有提起过这件事。

     斯布雷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但过深的思考从来不是他的风格。

     又是一段静默。

     “那就这样吧。”,斯布雷斯简短地说了这句话权当结尾,又拄着自己的法杖往回走去。

     熟悉的棕发青年拦住了他,还未等他恍惚到回忆里,青年开口说话了,似乎很是无奈。

     是卢克,斯布雷斯告诉自己,他是卢克。

     “老师!您的那个朋友,他又在我家酒馆喝醉了。”

     帕尔卡啊帕尔卡。

     “知道了,我去送他回家。”

     那晚的彩虹城明月皎洁,雕塑投下的阴影无人注意。

end


#非常感谢你能看完!

 

粉蓝幼驯染

#错别字癌晚期……请不要在意,我已经检查好几次了o>_
#ooc,ooc,ooc,极其严重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只是深夜随手写的爽文
#粉蓝的粮食好少啊,我要饿死了
#文笔非常差劲,小学生水平
#鹿目圆暗恋美树沙耶加设定且时间线是还未遇到QB老贼

最喜欢沙耶加酱了

鹿目圆嘴里咬着笔,犹豫了会,又在后面跟上了个圆圆的句号。
最喜欢沙耶加酱了。

痴痴望着笔记本上,自己刚刚画好的,穿着王子装手握细剑的沙耶加,继而又瞥到自己刚刚在一旁写下的字,鹿目圆的脸一下子就变红了。

“讨,讨厌,我明明应该写作业的……”鹿目圆似乎在躲什么似的,无比慌张地将笔记本“啪”一声合上。目光在数学题上往返,然而却辨认不出任何一个字符的意义。

——啊啊啊啊啊,沙耶加酱!!!!

只不过是最最普通的暗恋罢了,所谓的青梅竹马不就是如此嘛,说不清什么时候,到底是哪一刻,就那么喜欢上了从小一直长大的好朋友,青涩的情愫在日常的相处中萌芽。

唯一算得上不同的,也只有这位青梅竹马,美树沙耶加,鹿目圆的“王子”,也是个女孩子。

也许是自己眼泪模糊了视线,也可能是那温柔笑容太过于爽朗治愈,在最最开始鹿目圆并没有意识到眼前的蹲下来帮助自己的蓝发孩子有着和自己一样的性别。

即使后来红色的书包提醒了鹿目圆,但那个小小的误会似乎仍然沉默跟随着。

直到那天,同样是在这间屋子里,沙耶加穿着蓝色的,印着小兔子图案的睡衣,躺在自己的身边,说着悄悄话。

鹿目圆永远也忘不了,当时沙耶加是如何红着脸,羞涩地对她说出自己对青梅竹马的恋慕,当然不是鹿目圆,他的名字叫上条恭介,很擅长小提琴。

那双苍色眼眸中溢满了不属于鹿目圆的爱恋。

于是鹿目圆终于清晰地意识到一直保护帮助自己的挚友是个女孩子的事实。

青梅竹马,明明……明明自己也算的吧?

是因为自己遇见沙耶加酱比上条君晚?

是因为自己不会拉小提琴?

是因为自己同样也是……女孩子……?

是因为自己太过……没用……?

勉勉强强填完作业本上的空白,即使知道自己写的答案漏洞百出,却也无可奈何。

自己就是这样的废怯啊,鹿目圆默默将作业整理进书包,与沙耶加酱完全不同呢。

沙耶加酱勇敢又自信,一直充满着活力,又很擅长体育,虽然有点顽固死板,但总是尽心帮助着自己,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

不管是什么困难,都留给自己一个看起来很轻松的,却无比坚定的背影。“没事哟,圆,沙耶加酱在这里啦,好啦,不要哭啦!”在解决一切后很温柔擦拭掉自己脸上的泪水。

沙耶加酱最温柔了。

沙耶加酱最勇敢了。

沙耶加酱最可靠了。

我最喜欢的,最憧憬的……

鹿目圆一下子倒在床上,任东倒西歪的玩偶先生将自己淹没。

分不清啊,自己对沙耶加酱的感情。

憧憬和喜欢是混在一起的咖啡和牛奶,想要成为的自己和自己喜欢的人,这两个形象早就被打碎后捏在一起,不分彼此。

日光灯的柔和光线努力地透过玩偶先生层层的布料拦截,最终让自己落在鹿目圆的视网膜上。

告白这种事情,鹿目圆只敢在这种深夜,在独自一人的卧室想象一下。

沙耶加酱会怎么回应呢?

“圆可是要做我的新娘子的!”沙耶加酱曾经这么说过,只是朋友间的玩笑罢了,然而仅仅只是再次回忆起,心脏还是会漏跳几拍。

自己只要一直在沙耶加酱旁边就够了,虽然她总有一天会嫁人,穿上婚纱,但自己,会永远是沙耶加酱最好的朋友……

自己会穿上伴娘服,和沙耶加酱一起步入礼堂,自己会和沙耶加酱一起变成老太婆,变成老太婆后还是很要好很要好的朋友……

只要这样就够了,就够了……

就够了。

鹿目圆再一次告诉自己,不要贪心,不要僭越,一直在沙耶加酱旁边,看着她幸福,自己也就很幸福了。

然而,一直睁着的眼睛微微作痛,因灯光刺激,到底还是流下了泪水。

明明是错误的答案,自己却还是无可奈何啊,真是没用的自己呢。

鹿目圆这样想着,任由没用的自己埋进玩偶先生的怀里,任由安全的黑暗遮住自己。

但,我还是最最喜欢沙耶加酱了。




#非常感谢你能看完!!!!